我們做人、做事必須要有原則。

既然要有原則,我們就要知道什麼是原則。「原則」的英文是principle,意思是不能變的東西。

而確立原則,我們需要有一個標準,給自己一個角色定位。比如你作為父母,應該有什麼原則;作為老師,應該有什麼原則;作為創業者,應該有什麼原則......

一、做人的原則

第一,人生在世,有三不笑:不笑天災、不笑人禍、不笑疾病。

因為笑天災、笑人禍、笑疾病是很卑劣的。比如中國跟美國的關係比較緊張,美國遇到天災、人禍時,微信群或者微博中,就有人大罵活該之類的,這就是笑天災、笑人禍、笑疾病,這種人的人品就很值得商榷。

那我們能笑什麼?

我們可以嘲笑自己、貶低自己,這甚至不失為一種風度,而嘲笑別人、貶低別人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卑劣。

第二,立地為人,有三種人不能黑:育人之師不能黑,救人之醫不能黑,護國之軍不能黑。

這也是我們要對老師、醫生和軍人特別尊重的一個原因。比如在這次疫情中,有的醫生以身殉職了,也有的醫生被感染等等。

如果沒有醫生的全力以赴,沒有醫生的這種獻身精神,我們中國的疫情絕對不可能控制得這麼快。

當然,老師、醫生和軍人也得自重,比如那些收受賄賂、亂開藥方掙錢的黑醫生,就是害群之馬,就不值得我們去尊重。

但總體來說,這三種人都是在為人民服務,都是為人民的福祉和幸福做貢獻。我們不能黑他們。

第三,千秋十恥,有三不能饒:誤國之臣不能饒,禍軍之將不能饒,害民之賊不能饒。

也就是說,如果你是一個臣、一個政府官員的話,那麼絕對不能做任何誤國的事情,一切要以國家的發展、人民的利益為重,而不是以個人私利為重;

禍軍之將,即把軍隊帶向死亡、帶向失敗的將領,那也是要命的;

害民之賊就是奸臣、奸賊,這樣的人對老百姓非常嚴苛,只追求自己的利益。

這三類人在歷史上反復出現,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制度建設或者說監督能力不夠。

所以,我們國家不斷反貪、進行監督是特別重要的,因為這樣或許能讓一些可能成為誤國之臣、害民之賊的人,重新走到正道上。

第四,讀聖賢書,有三不能避:為國赴難不能避,為民請命不能避,臨危受命不能避。

這就是知識份子的重要性,知識份子群體在歷史傳統上就有一個天生的使命,即為天地立命。

所以知識份子要有天生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情懷。有了這樣的情懷以後,不管是執掌權力還是做其他什麼事,都能做到為老百姓服務,不危害社會。

而為國為民臨危受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在中國歷史上,我們總能找到這樣一些人,為老百姓拼命努力的人。

在這次疫情中,我覺得那種號稱自己是知識份子,卻不斷造謠,或者不斷發表一些不正確的言論,沒有為老百姓的命運和安全著想,沒有為政府的努力著想,也沒有提供智慧方略的人,就是沒有盡到歷史對知識份子的要求。

第五,經商創業,有三不能賺:國難之財不能賺,天災之利不能賺,貧弱之食不能賺。

也就是說,發天災的財肯定是不應該的,專門對貧弱人群下手,去賺他們的錢,肯定也是不應該的。

所以,我們常常說天災見人心。

在這個時候,就要看商人到底是什麼狀態了。在這一次疫情期間,就有一些發國難財的人,比如說賣假口罩、對於緊急物資隨便漲價等等。

當然,政府迅速出手對這些行為做出了懲罰。但對於商人來說,做到三不能賺應該是一種原則。如果作為一個商人、一個創業者,想著去靠國難、天災、貧弱發財,這是投機取巧、沒有底線的。

比如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事件。瑞幸咖啡的出現本來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它符合中國國情,為大家提供「移動的咖啡」,是對星巴克這樣的咖啡店的很好的補充。

就算一開始業績不好,慢慢做,把業績做好了,大家也都能夠理解。我相信,從消費者到投資人都有足夠的耐心去等待。但是,它卻選擇了造假,而且造假22億元,直接導致公司被迫退市。

這樣不誠懇、不誠實的公司不值得信任,還影響在海外上市的其他中概股,給走出國門的中國企業和創業公司在世界上的形象和消費者心中的印象,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

2012年,新東方也受到了渾水公司的攻擊,當時也說新東方財務造假。但我那時比較從容,因為我知道新東方不可能有這方面的問題,所以非常沉著。

後來,美國相關機構對新東方啟動了很多調查,調查的結果也是新東方沒有問題。

所以,這是做生意的一個原則。如果做生意的時候弄虛作假,或者靠說謊贏得了投資者的信任和注資,一旦戳穿的話,那差不多就是關門倒閉之日了。

就像如果新東方真的造假,渾水公司對新東方的攻擊證據是實實在在的話,那新東方早就沒有了。

誠信就是我們做事情的最高原則。

如果你想把公司做大,做到上市,做到全世界消費者都用你公司的產品,那麼從一開始就要為自己打好基礎,資料等都要是真實的。

你的努力大家是能夠看得見的,你所說的問題都是可以公之於眾的,這樣你反而能夠把事情做得更長久。

這一段話剛好能夠給我們做人、做事做一個注解,這個注解就是做人、做事都要有原則。

二、 做企業的原則

常常有人問我:「你在創業最初的時候,是堅持了哪些東西把新東方做出來的?」

我後來想了想,大概是堅持了五方面的事情。

第一,因為當時沒有什麼資源,我就堅持把1-2個專案做到極致。

當時,新東方的第一個項目就是託福考試。我覺得憑我的本領,憑我找到的老師,一定能把託福的市場拿下來。所以我全力以赴,從自己備課到對老師的挑選,在託福專案上下了很多功夫。

結果一年多的時間,新東方就把託福領域的培訓做到了全國第一,而且把競爭對手幾乎全部打倒。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