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6日, 樂視視頻圖示「欠122億」登上熱搜,在知乎更是一度佔據熱度榜榜首。

臨近春節,各大企業為推廣自家APP,又像往年一樣進行全民搶紅包活動,紅包數額一個比一個大,更是把紅包總額標在APP圖示的顯眼位置。

在競爭對手爭相撒錢時,樂視視頻卻以自嘲「欠122億」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其實,過年搶紅包的活動進行了多年,推廣效益已大打折扣。畢竟紅包總額再大,分到每人手上只有幾毛、幾塊錢,很多人不情願為這點錢到處給親友發消息。

倒是樂視視頻反其道而行,成功勾起了大家的興趣。

大多數人看到樂視的「欠錢」logo後都有相似的反應,起初以為是惡搞P圖,接著前往應用市場搜索確認。

僅僅一天,樂視視頻的搜索量拔地而起,不少人還順便下載了樂視視頻。

樂視視頻的官方也出面回應:

「樂視網欠款大家都知道,雖然有困難,但逆境時更要樂觀面對,樂視會努力做好使用者服務,請大家放心購買和使用。」

對此,網友更是調侃:樂視視頻,不如改名為「樂觀視頻」。

在吃驚、調侃、譏諷等情緒背後,樂視視頻這個幾乎被遺忘的產品重新回到世人面前,卻是不爭的事實。

難怪有人會說: 「今年紅包行銷大戰中,樂視視頻無疑是最大贏家。」

這種情況,相信許多職場人似曾相識。

有時,幾個人拼得你死我活,結果誰也沒有出位,反倒是平時最不起眼的那個人升職加薪。

特勞特曾說: 「我們應該時刻讓領導看到我們的能力。」

身處職場,我們更應該懂得職場發展是一個自身增值的過程,如果不被看見、不懂得表達就很難換取等量的資源,長此以往你的職場前途就十分受限了。

01

埋頭苦幹,還遠遠不夠

約拿-伯傑教授曾提到一種「毒性寄生蟲戰略」,意思是將想要傳播的資訊夾雜在對手的宣傳裡,從而讓對手幫助自己推廣。

很明顯,樂視的操作就是對「毒性寄生蟲戰略」的具現。

事實上,這種讓推廣方式在品牌界不乏其類,其中最著名的案例莫過於「非冬奧會官方指定啤酒」。

時間回到2002年鹽湖城冬奧會,啤酒巨頭百威為進一步提升市場份額,斥資5000萬美元買下「奧林匹克」字樣的使用權,並在每一瓶啤酒底部印上「奧運會官方指定啤酒」。

相比之下,沃薩奇啤酒只是當地名不見經傳的釀酒商,但他們卻在自家貨車上刷上「冬奧會非官方指定啤酒」字樣。

就像如今網友看到樂視的「欠122億」,當時人們聽說「冬奧會非官方指定」的沃薩奇啤酒時,先是被逗樂,隨後親自去購買確認。

就這樣,沃薩奇啤酒短時間瘋傳社交圈,風頭一度蓋過花錢推廣的百威。

《傳染》一書中提到, 不管對於產品還是個人IP,成功的推廣必然涉及6個方面:社交貨幣、誘因、情緒需求、公共性、實用價值和故事。

其中,誘因是指一系列刺激物,能夠瞬間激發人們的記憶,讓他們想到相關的內容。

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的推廣,所有維度都必須以誘因為土壤。

而樂視和沃薩奇的策略之所以獲得成功,根本在於找到了合適且長期的誘因。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