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柳莊,雖然有時會遇到人力無法抗拒的天災,但總的來說,左宗棠過得還是逍遙自在,但他並不滿足於這種「世外桃源」式的生活,那顆甘願為國家鞠躬盡瘁的心只是暫時的休眠了,只要有一絲風吹草動,就會醒來,並義無反顧地為國分憂。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冬,雖然左宗棠和柳莊都進入了「冬眠」,但一紙書信猶如一個春雷把左宗棠喚醒了。來信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在當時聞名全國大名鼎鼎的林則徐。

說到林則徐,人們最熟悉的就是「虎門銷煙」了,這個壯舉雖然讓他永載史冊,但同時也讓他弄丟了自己的烏紗帽。

世間的事總是這樣,有得有失,在得失間保持平衡。不過,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鴉片戰爭的硝煙已經散盡,道光帝迫於輿論的壓力,赦免了林則徐,並恢復了他的官職。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鴉片戰爭結束六七年後,林則徐終於又當上了雲貴總督。當時,胡林翼任安順知府,正好是林則徐的部下。於是,就為自己的上司推薦了品學兼優的左宗棠,大談左宗棠對經世致用之學的狂熱追求。

林則徐對這個異才也很感興趣,便想聘請他來雲南給自己當謀士。不巧的是,左宗棠已經答應了陶家教課的聘約,做人不能不講信用,只好婉言謝絕了林則徐的邀請。

後來,每當左宗棠提到這件事就感到十分遺憾。因為林則徐在他心目中就是一個英雄,一個敢打敢拼的熱血男兒,他做夢都想見一見這位英雄偶像,更不要說能在他手下做事了。

現在一些歌迷、影迷為了能目睹自己偶像的風采,不惜任何代價,我們暫且不論這種偶像崇拜正確與否,僅僅這種精神就值得我們稱道。如果我們做事的時候能有這種精神的話,那我們的字典裡就沒有「困難」二字了。

遺憾是很折磨人的,任何人都夢想著設法彌補遺憾,也許是老天不願意左宗棠時時被這種遺憾折磨,便又給他創造了一個機會。

林則徐在當上雲貴總督的第二年,就因病告老還鄉了。從雲南回福建原籍,正好要經過湖南。當林則徐的官船到達長沙後,湖南文武百官都紛紛前來拜會這位威震天下的大清名臣。

林則徐對於官場的這種套數早已心生厭惡之情,能推掉的儘量推掉,推不掉的勉強應酬一下。也許是冥冥之中的巧合,林則徐又想起了一年前胡林翼推薦的「異才,品學為楚才第一」的左宗棠,如今到了家門口,何不邀請這位奇才前來一聚?

於是,左宗棠收到了林則徐的邀請函。拿著自己偶像的邀請函,左宗棠除了激動外,還是激動。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名會被偶像林則徐記在心間。

機會往往都是稍縱即逝的,左宗棠已經錯失了一次機會,差點讓他遺憾終生。這次即使有天王老子擋道,他也要應邀前往,目睹英雄偶像的風采。

於是,作為林則徐超級粉絲的左宗棠,踏上了去往長沙的路途。

任何一個粉絲面見自己的偶像都會激動和緊張的,左宗棠也不例外。

據說,左宗棠馬不停蹄地趕到長沙,來不及休息片刻,就前往拜會偶像林則徐。當他遠遠看見林則徐的官船後,就開始激動了。這就是自己在夢中經常夢見的偶像的官船嗎?自己的偶像就置身在這條官船內嗎?左宗棠趕緊報上了名諱,恨不得長出翅膀,馬上飛進船中,一睹偶像的尊容。

「有請湖南舉人左宗棠。」

這是左宗棠有生以來聽到的最激動人心的話,他便匆匆忙忙上船。也許是一路奔波,腿有些抽筋;也許是心情緊張過度……總之,他走過跳板時,一腳踏空,落入了水中,撲騰幾下後,被救了起來,但衣服鞋子都濕透了。

第一次面見偶像,竟然是以落湯雞的身份,左宗棠內心別提有多鬱悶了。不過,他的頭腦快速運轉著,為自己的窘相想著應對的語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