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說》曾經有個辯論題目「年輕人該不該裸辭?」

場上 100 名觀眾,70 人給裸辭投了贊成票。

如果沒有這半年的經歷,我可能是那 70 人中的一個,但經歷了一番時候,我明白一個道理:

人在職場,99%的問題,都無法靠辭職來解決。

01

努力是最可怕的藉口

委屈是最無用的情緒

去年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覺得幹得不開心,和老闆各種矛盾和衝突。

到八月,我終於辭職了!找到了一個偽文藝女青年的理想工作——在一家獨立書店做內容。

有咖啡、有書香、有花香、有文字。

大家都以為這下我開心了,起初我這麼覺得。

但在 35 歲的前一天, 我再次辭職,這次是裸辭。

這次的結果讓我自己都有些意外:

很多人也覺得有點「禿然」,但這是我經過整整一個月情緒調整和理性分析後的決策,並非一時衝動。

在書店的頭幾個月,其實過得還不錯。

整合公眾號的內容,起草視訊內容的方案,看看書,寫寫文案,拍拍視訊,自我感覺良好,來自團隊外部的回饋也不錯。

直到視訊號開啟一個月後,資料開始下滑。

作為內容運營出身的人,我認為在內容無懈可擊的情況下,突破瓶頸的唯一方法,是提升運營和傳播管道。

然鵝,我提出的傳統行銷手段都被老闆一口否決,原因是:

「我覺得我們的視訊還不夠好,尤其是設計和視覺語言,沒達到我認為能大量傳播的標準。」

一口老血!

我一個做文字內容的人,您說「視覺不夠好」,這就像你對著一個編劇說,你攝像和後期製作水準還得提高啊。

這不逗我呢嗎?!我心裡頓時生出按不住的委屈和憤怒:

「不是,這不是我擅長的領域啊!

視覺設計,我也覺得不夠好,但是我們找的剪輯小哥就這水準了。 

拍攝手法,這的確也需要專業的人才,我簡歷掛出去幾周了,面試了4、5個了。

那您覺得我還能做什麼?!」

老闆頓了幾秒後,問:「 所以你告訴我,因為條件限制,我就只能接受這個糟糕的產品了,是嗎?!」

我頓時一驚,無力回復。

那種委屈和無力感,像是一塊大大的石碑,把我壓到沙發裡面動彈不得。

要做一個好的視訊號,通常都是團隊協作,我一個人承擔了一個團隊的職責,拼盡全力調度自己的資源,把帳號做到現在的樣子已經很不容易了, 你還對我那麼不滿意…… 

當最後這句話出現在我腦海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

因為,這也是我在和高琳老師提出離職的時候,心裡最響亮的聲音: 我已經那麼努力了……您卻不認可我!

在職場,老闆作為你職業生涯最大的甲方,誰不是希望能用最少的預算,獲得最好的方案呢?

作為乙方,你的任務是交付甲方滿意的結果。

而這個「滿意」不是你「努力」就可以達到的。

你需要在專案開始前,先明確預期和預算(可調度的資源、你自身的實力)、評估可行性,調整甲方預期。

只有你們對專案的預期在同一個維度的時候,你的努力才是有效的。

否則,所有的委屈都是你戰略怠惰必須承擔的後果。

02

承認「我不行」

是變「完美」的必經之路

經過一個月的血淚反思之後,我有一個驚人的自我發現:

橫在我和老闆們之間的問題是——我的完美主義!

如果在這次離職前,有人說我「完美主義」,我會說:怎麼可能,我這麼個「什麼都可以」的人,哪裡完美主義了!

然鵝,在這次職業遇到瓶頸後,我發現自己的完美主義,正在把自己推向一個深淵 ——  既想要成為一個「全能人」,又沒有「全能人」的本事。

在離開有意思教練之前,我負責【職場溝通故事力】訓練營,從課程設計到內容到宣發到運營。

感覺我一個人=產品經理+專案經理+市場行銷+課程運營。

四個人的活,中間還穿插了《故事力》新書發佈。

疫情期間,我早上 7 點起床,晚上 11 點睡覺,連續一周不出門,累到不知春天已來到!

可怕的是——這都是我自找的!

因為我不願意、也不敢承認一個事實——我不行!哪怕只是某些方面不行。

我總害怕說,只要我對老闆說「我做不了」,我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

然而事實上,人無完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成為一支完整的隊伍,這是為什麼需要團隊合作。

而當我們遇到能力瓶頸的時候,越早求助,越有利於最後的成果。

不論在職場還是生活中,承認「我不行」往往才是真正的突破口。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